开槽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槽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西街大学士史继偕不恋乌纱帽的奇官

发布时间:2020-11-23 03:14:07 阅读: 来源:开槽机厂家

­泉州西街史氏在明代时门庭显赫,族人史继偕曾被授予文渊阁大学士之职,建有宏大的“相国府”;在朝时,史继偕不愿参与“党争”,多次向皇帝递交辞呈,甚至挂冠而去,人称“三进三退的大学士”;西街史氏“相国府”今虽不复存在,但泉州多地仍留有与史继偕相关的历史遗迹

据史梅约介绍,史继偕曾在青龙寺中化解了两村的一场械斗。

­“乌纱帽”原是古代民间常见的一种便帽,到了明朝,“乌纱帽”才被正式确定为官帽。按理说,当官的人都很珍惜这顶“乌纱帽”,但在明朝偏偏有这么一位泉州来的官员,动不动就扔掉“乌纱帽”,拂袖而去。奇怪的是,皇帝们还每每帮他捡了帽子回来,并且帮他重新戴上。这个“牛人”叫史继偕,家住泉州西街头,其“相国府”传称规模宏大,前临西街,后至镇抚司巷,进深五落。

­时光洪流卷走“相国府”

­说起泉州史氏的历代渊源就要从溧阳侯说起。据泉州市史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史梅约介绍,泉州史氏大部分都是溧阳侯史崇的后代,故现在泉州市区、晋江、南安一带的史氏族人住宅的大门门楣上都有“溧阳衍派”堂号字样。根据史氏族谱记载,泉州史氏重要的一支其开基祖为溧阳侯史崇的41世孙史祃,其于公元1368年(明洪武元年)从宁波入闽避难,来到了泉州的临漳门定居,后世繁衍至今。史祃有三个儿子,分别是“大房”史温泉,“二房”史寒泉,“三房”史冷泉。其中,“二房”史寒泉字元和,后迁居市区西街头,他的这一支在明朝时期共出了11名进士,其中第七世史继偕曾任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等职,为家族带来极高荣誉。

­西街史氏祠堂几历火灾,如今已面目全非。

­如今行至泉州西街头,在一条小弄巷中,我们采访到了一户史继偕的后人。据这户人家称,目前在西街头尚有4户史氏居住于此地。他们都是史寒泉一族的后裔。“瞧,这间屋子以前就是西街史氏祠堂,不过在明、清两代曾遭遇数次火灾,祠堂被烧个精光。现在惟一留下来的是在地面上的一块巨大的埕石,据说当年也是泉州府最长的一条老埕石。”史氏后人指着一间小屋告诉我们。这屋子为土木结构,据称是清代重建的,已看不出有任何富丽堂皇之处。4户史氏后裔如今就居住在这屋子的前后。

­离史氏祠堂旧址不远的地方就是泉州影剧院,据泉州的一些地方史料称,史继偕的父亲史朝宜曾在西街影剧院一带兴建“大方伯府”,后改为史氏大宗祠。 那么史氏后裔今天居住的这条小巷会不会就是史氏大宗祠的旧址呢?史氏后裔对此不敢确认,他们说,从前曾有考古工作者来此探查,同样没有得出任何结论。而之前传说有一块“大方伯府”碑在泉州影剧院附近,但如今此碑也下落不明。

­比起“大方伯府”来说,史继偕当年的“相国府”显然要更加宏大。据史料记载,史继偕的“相国府”在西街影剧院右,即会通巷北口斜对面。进深五落,前临西街,后至镇抚司巷,东至影剧院,西至究史巷。不过,与“大方伯府”一样,“相国府”也在历经岁月沧桑之后,荡然无存,能供人缅怀的,大概只有史料中的只语片言了。

­连写18封辞职信的官员

­据《明史·舆服三》中记载,“文武官常服,洪武三年定:凡常朝视事,以乌纱帽、圆领衫、束带为公服”。从明洪武年间开始,“乌纱帽”成了官员的一种特有标志。虽然乌纱帽在中国历史上闪闪发光,浸透着衙门气息,甚至成为万众争夺的“宝贝”。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眷恋这顶帽子的,明代泉州便出了史继偕这么一位“奇官”,他曾在神宗、光宗、熹宗三朝为官,出任过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等职,位高权重。不过,就算官当到这么大,他也没有改变过自己“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一遇党争,一遭诋毁,他就上疏请辞,甚至不等皇帝下旨便先行挂冠而去。浙江师范大学教授史美衍在其所著的《明代三进三退的大学士——史继偕》一文中指出,史继偕最后一次请求免职回家,居然是在上疏了18次后,皇帝才勉强答应的。这不知道有没有在当时创下“写辞职信最多”的纪录。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祠堂屋宇梁架都被熏黑,据说是清代火灾遗留下的痕迹。

­其实也不能怪史继偕动不动就起辞职的念头,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正是明朝由盛转衰的转折期,从万历中后期开始,内有东林党争、国本之争与万历怠政等重大事件;对外则有万历三大征与后金崛起等军事事件,还先后发生明朝三大案——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各种势力冲突、对抗,不仅大臣卷入,宦官、嫔妃、太子,甚至皇帝都不能幸免。朝堂内外暗流涌动,稍有不慎,随时都会落入别人事先设下的政治圈套之中。权倾一时的“红人”如叶向高、方从哲、刘一燝、韩爌[kuàng]等内阁首辅,对如此复杂的局势同样也无能为力,他们有的下野避祸,有的直接遭受政治迫害,甚难独善其身。史继偕的急流勇退,除了个人性格因素使然外,当然也有时势变幻的因素。但在这些内阁大臣当中,绝没有第二个人像史继偕这么干脆,说不干就不干,乌纱帽一扔桌上,拍拍屁股即刻走人的。

­史美衍教授称,史继偕还在担任南京吏部侍郎时,有一次听说有官员告他儿子在海上抢劫,一气之下马上请求辞职,甚至没等万历皇帝同意就动身回泉州老家。结果万历皇帝不信那官员的说辞,差使者去安抚史继偕时,没想到他已经乘船走人了。后来,皇帝花了不少力气才把他又请了回来。

­仕途崎岖多次进退

­有学者说史继偕是个让人难以捉摸的人,这可能同他的官场经历比较波折有关。

­明朝只有六部,分别是吏、户、礼、兵、刑、工。史继偕在朝当官时,除了兵部外,在其余五部都待过,算是一个阅历非常丰富、能力全面的官员。史继偕是在万历壬辰(公元1592年)考中了榜眼,随即获授编修(正七品官)一职。在紧接着的将近十年里,他步步高升,从七品一直提拔到正三品(南京吏部侍郎),后来又署尚书事(正二品),兼户、礼、工三部。这一路走来,史学界对他的评价是“才高政廉,着力清除积弊”。看得出,史继偕对明王朝忠心耿耿,而且也是一位勤勉之人。据《明代三进三退的大学士——史继偕》一文所述,1611年,史继偕在考察都察院的监察工作时,纠正了不少失误。正是因为他严加稽覆弊端,对官员较为严厉,在获得清誉的同时,也为他招来了同僚的忌恨,所以开始有人不断给他“下绊”了。

­道光版《晋江县志》 在《卷之三十八·人物志·名臣》中是这样记载史继偕多次进退的事迹的:“以户部主事贺世寿风闻指摘,乞致仕。有旨称其学行,慰留之。会廷推阁员,忌者恐资次及继偕,故先发阻之。虽奉旨慰留,不获安其位,再疏乞归。抵家,再乞辞,并请罢斥。时廷推继偕吏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三辞,不允,始至京视事。命主会试,取庄际昌等三百人。七月,辽阳告急。神宗方深居禁中,一切命将请兵,疏皆不报。继偕累次连月会九卿科道跪请御殿,召廷臣图方略,均不得旨。再疏乞休,移近郊寺,拜疏辞朝,即日南发至浙。邸报升东阁大学士,时神宗已升遐矣。至家疏辞。天启元年六月,差官促就道至京,加太子太保兼文渊阁大学士。而阮大铖、侯震赐等攻击愈力。乞归,至第十八疏乃允其请。加少保,荫子中书舍人……”

­据载,史继偕的“相国府”进深五落,前临西街,后至镇抚司巷,东至影剧院,西至究史巷,规模宏大。

­现存一些文史资料有更详细的记载称,户部主事贺世寿于1612年首先对史继偕发起攻讦,控告他想谋取辅臣李廷机的权力,并告他儿子在海上抢劫,不过并不成功,皇帝没采信,把已经一怒辞官的史继偕又追了回来;第二次是1618年,金军发动进攻辽阳告急,神宗说自己身体不好不能上朝,史继偕会同大臣们一起跪请皇帝临朝,抓紧搞好军备,结果皇帝不理。1619年,史继偕索性辞官,不顾皇帝挽留启程回家。后来光宗即位,晋升史继偕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又把他请回了京城;第三次是发生在1623年3月,吏部右给事中阮大铖捕风捉影地诬告说:泉州有一钱会是史继偕的儿子在当盟主,应追查严办。史料中,阮的用语极其恶毒。史继偕据理力争,具疏陈辨,并要求派抚按调查核实,熹宗对其好言安慰。但这时阮大铖作为东林党骨干,势力很大,一唱群和,刑科给事中解学龙、御史练国章等都纷纷上书攻击史继偕。史继偕一看这架势不对,就接连上疏请求去职归家。直到写了18封,熹宗才不得不应允,准许他辞职。清代李清馥的《闽中理学渊源考·卷73·文简史联岳先生继偕》称:“(偕)为阮大铖所忌,从中挤之。引年疏十八上,乃得归。”

­另外也有文史材料称,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史继偕还有一次“退”的经历。当时他出任会试的考官,与大学士方从哲、户部张问达同为殿试读卷官,推选出晋江人庄际昌为状元。但是庄际昌进呈的卷子上,误将“醪”字写为“膠”字。于是有人借此攻击,认为史继偕偏袒同乡之人,有舞弊嫌疑。实际上,当时殿试读卷官总裁是方从哲,再说状元又是神宗皇帝亲点的,根本容不了史继偕作弊。史继偕受此冤枉,于是向皇帝递上辞呈。

­从史继偕的多次进退,以及他既不肯依附东林党,也不肯投靠“浙党”、“楚党”等派别上,不难看出,他是在坚守某种为官的底线。一旦有人要逼他破底线的话,他就不干了!也正是拥有这样的“自觉”,使得史继偕能在混乱的时局之下,保住了自己的清誉。在位时,史继偕还曾参与编撰《神宗显皇帝实录》,据《明实录》载,《神宗显皇帝实录》天启元年(1621年)三月始修,以张惟贤为监修官,叶向高、刘一燝、韩爌、史继偕等为总裁官。1623年,改命顾秉谦、丁绍轼、黄立极、冯铨等为总裁(史继偕此时已递辞呈),崇祯三年(1630年)十一月修成。

­1635年,史继偕离世,享年75岁,被朝廷追赠左柱国太师兼太子太师。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8·冢墓志》:“大学士史继偕墓:在四都驷行烛台山。”即,史继偕之墓在晋江磁灶驷行山铺的烛台山上。

­爱乡故事仍在民间流传

­泉州威远楼,古时亦称“谯楼”,始建年代,众说不一。明天启六年(1626年),泉州知府沈翘楚重修谯楼时,史继偕曾为此楼书写《重修谯楼记》,勒石传世,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仓厫附·泉州卫指挥使司》收录此文:“郡故有谯楼,相传唐末·闽越·王审知抚有七闽,始开府治。前辟双阙,下累石如城。稍北九十步为应门。应门者,第二门也。历宋、元,因其旧,改谯楼为测漏所。后屡圮屡葺。至正(1341—1368年)年间,乃大新之,而旧志莫考。按陶人欵识,有‘至正元年’字,则建于是年无疑。我朝改郡为卫,正统年毁,撤而新之。而移其址于第二门,则实由正统(1436—1449年)间始……”史学专家认为,此文对于追溯泉州威远楼的历史大有帮助。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西街影剧院一带有据称是“大方伯府”旧址的地方

­史继偕辞官返乡后,正遇东南沿海海患吃紧,倭寇余孽横行,海贼、海盗等为虎作伥。为保卫家园,史继偕四处察访泉州海防防御设施,主要参与修建两个海防设施,一个是鹧鸪口炮台,一个则是溜石铳台。首先勘定“在车桥之下,浯屿之上,地名鹧鸪口,为郡东南门户”。在这基础上,天启七年(1627年),鹧鸪口炮台建成,史继偕为其作记;建溜石铳台,是在崇祯二年(1629年),当时是史继偕与泉州知府议建的。铳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建成了,史继偕同样为其作记。这两个举措帮助巩固了泉州的海防。

­据史料记载,史继偕致仕居家时,曾在对望石鼓山下的“怡云野筑”潜心著述及整理文献,其著作有《云台藏稿》16卷、《奏议》4卷、《八闽人物》4卷、《太史一家》1卷、《越章录》4卷、《怡云草》1卷。他在游历金鸡桥时,还写下了《题重兴金鸡桥》一诗:“逶迤远势自长虹,西引地形接郡雄。一日舆梁思惠政,万年舟楫属神功。弦声满邑随风转,桃色盈庭映面红。自是仙郎深雨露,褰裳不假沐恩同。”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即使已归隐故园,史继偕对朝廷的感恩之情,亦不曾消减。据《晋江县志》载,史继偕曾在清源洞佛祖殿前题匾曰“灏窅天邻”,左右壁有数碑;又题“一德寿民”于莆田黄石镇,还为不少人写过碑记和祠记。

­青龙寺始建于后唐开运元年,历史悠久。

­而据泉州史氏后裔介绍,明朝年间某个清明节,时官居一品、任文渊阁大学士的史继偕率族人欲去祭扫祖先寒泉公墓——“鸟叫墓”。路过清濛村时,见村人慌乱。经过问,得知因与邻村发生纠纷,对方扬言要来“铲平清濛村和青龙寺(俗称清濛宫)”。史继偕于是一面吩咐家丁把写有“溧阳史府”和“文渊阁大学士”的一对红灯笼悬挂在青龙寺的正门前,并在宫里休息;一面派人去两边劝和,免去了这一场村斗,使两村人的生命财产不受损失。如今,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但“史继偕与青龙寺”的故事,仍在泉州史氏族人当中流传。也许,管得了天下事、也管得了邻里之争,就是我们对这位明朝大学士最深的印象吧。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8月21日,由泉州师院美术与设计学院青年教师蔡舒翔担任总策划的《看见西街》系列活动正式启动,活动将持续到8月26日。

在开幕式上,纪录短片《西街记忆》首次亮相。《西街记忆》用普通居民的视角来讲述西街,不仅采访了摄影家陈世哲等八位西街当地居民,描述他们对于过去街道空间、邻里关系的美好回忆,也记录了旧馆驿巷口奉茶黄惠兰阿婆、台魁巷保和堂蔡清后人等的在地生活故事。

《看见西街》学生摄影展 《门窗岁月》。张留勋摄

《看见西街》学生摄影展 《门窗岁月》。张留勋摄

正如香港著名作家欧阳应霁所说:“西街的美,对泉州人来讲,可能是习以为常的,但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作为泉州文化古城的发源地,西街曾是核心的历史街区,拥有其所特有的有机都市聚落形态与紧密的社区邻里网络关系。

当晚的活动还设置了嘉宾观众交流以及手写灯笼等互动环节,邀请西街老居民一同参与,根据地理环境文化传统特色把活动放置在西街之中,建构一个属于西街的在地文化风貌,能让大家更了解西街、更珍爱西街。

据悉,为期六天的《看见西街》系列活动还包括《聚焦西街:城市传播与都市再生》主题茶话会、《传承与延续——闽南传统建筑再设计》主题沙龙以及西街主题学生摄影展等。本次活动也是泉州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参与复兴古城文化计划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寻找古城文化的活力点,重塑本地居民形成的在地文化生态。(校通社大学生记者 张留勋 通讯员 傅莎薇)

日前,泉州市机关幼儿园大三班利用泉州西街的文化资源开展的主题探究活动《西街趴趴走》进入到表征阶段,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西街文化展”。

活动前,师生一起动手布置场地,“走街串巷”组、“舌尖上的西街”组、“寻景总动员”组井然有序地把桌子、椅子、展板等摆放在现场,布置好事先划分好的展览区、品尝区、互动区、观赏区四个展区,孩子们早早地站在自己事先商量好的“工作岗位”,准备迎接“宾客”。

活动开始了,大批的家长带着孩子来到展会现场,展会以品尝美食、观看展板、游戏互动、欣赏西街模型展等几种符合幼儿年龄特点的形式,向幼儿、家长、老师生动展示了各组探究的西街文化内涵。展区的小“摊主”各个热情高涨,认真履行岗位职责,大方地介绍西街具有代表性的东西,展现西街特有的文化,并积极回应参观者的问题。展会场面壮观,吸引大小“宾客”流连忘返,一时间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活动获得圆满的成功。

西街一小店,手工制作七娘亭、七娘轿80多年

“七夕”被视为情人节,其实在泉州,“七娘妈”更被看做是妇幼保育神。清《泉州府志·风俗》记载:“七夕:乞巧。陈瓜豆及粿,小儿拜天孙。”

小店开了80多年 扎七娘亭七娘轿

每当“七夕”到来之际,西街505号这家不起眼的小店门口就会摆满竹篾和纸糊成的“七娘亭”和“七娘轿”(七顶轿子并成一排),这些古味浓厚的手工制品,都是由店老板车金生和妻子完成的。

车金生从事这个职业将近50年了,他告诉记者,这门手艺是从父亲手中传承下来的,“从父亲开始,这家店有80多年了。”

摆七色花七色果 为孩童祈福

家住西街的黄阿婆说,孩子出世后第一年的七夕有做“新契”的习俗(拜“七娘妈”为“契母”)。16岁“洗契”,表示已长大成人,所以人们通常会买“七娘亭”和“七娘轿”,在七夕当天祭拜后一起焚烧献给“七娘妈”,为家里孩童祈福。

在祭拜“七娘妈”时要准备七种水果、七种花卉(玉兰花、粗糠花、茉莉花等)、七小碗糖粿等,连胭脂、花粉、剪刀、筷子、酒杯也要七份。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nacr系列】日本美女骑兵番号nacr-104水野朝阳,厨房中的爱欲

尤果网杨曼妮美女大胆艺术照

性感蕾丝内衣美胸美女私房诱人写真

模特琳琳性感翘臀高清迷人写真

相关阅读